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容羿寒就是在周而复始的做着同一件事,怎么能快狠准的折磨她的心,就怎么做,一点也不心慈手软。

她早该心生退意的,为什么被他这么欺负与羞辱后,她依然没有停止爱他?

我说你啊,就是人的劣根性在作怪,爱你的人能从长江头排到黄河尾,你非看不上眼,这好不容易看上一个,还是你六姐扔掉不要的男人,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为个男人,姐妹反目成仇的例子比比皆是,指不定下一个就是你们姐妹俩。

叶芷宁的同学兼死党郁馥心听了她的话,没好气的道。

叶芷宁扑过去掐她,呸,我让你乌鸦嘴,我让你乌鸦嘴。

两姐妹笑闹过后,叶芷宁垮着一张俏脸做花儿状,我六姐就快回来,羿寒对她又念念不忘,心腹,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男人是你的,现在你被他吃干抹净了,当然不可能还给她,谁让她当初跑了,将这烂摊子丢给你的。

郁馥心拍拍她的肩膀,别垂头丧气的,打起精神来,咱誓要杜绝一切小三的存在。

叶芷宁瞧她大义凛然的样子,脸垮得更厉害,你似乎忘记了,我才是他们之间的小三。

别这么没志气好不好?你六姐怎么说也是喝过洋墨水的人,在法国那样浪漫的地方,认识一两个比容羿寒更帅更有钱的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指不定带个老外老公回来让你们眼红,你别想太多。

郁馥心大气地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不是我想太多。叶芷宁已经有气无力了。

是羿寒想得太多,你知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混账话,他说为了让我成全他,他才跟我上床,我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难怪容羿寒能将你搓圆揉扁,你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郁馥心挑了挑眉,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叶芷宁叹了口气,扭头看向窗外。

火辣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洒进屋子里,一片轻尘中,岁月静好,只是六姐要回来了。

容羿寒回来时,就看到搬家公司的大货车停在门外,货车上面的豪华双人床很是眼熟,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一路走进家门,还有工人搬着衣柜等家具出来,他微微皱起眉头,很不喜欢这么多陌生人出入自己的家。

家具是从二楼抬下来的,他经过时,被衣柜上面的灰尘扑了满脸都是。

他心中顿时有股火气在腾腾往上蹿,那个该死的女人又在瞎折腾什么?

你们都住手。

容羿寒神色如冰,冷厉的气势将那些魁梧的搬家大汉都骇得住了手。

他拿着公文包,速度极快的消失在楼梯口,来到叶芷宁的房间外。

他一眼就看到叶芷宁手里抱着一张床单,他记得,那床单昨晚就铺在他们身下

他没想到会见到这一幕,心底那股无名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抱臂站在房门口盯着她,只见她脸颊红彤彤的,雪白的牙齿咬着鲜艳欲滴的唇瓣。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