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全本阅读

打开
A+ A-
A+ A-
苏欢知道自己现在问这个问题很贱。
可她没有选择。
父亲还在病榻上等着她,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而炎玄彻,在听见她的问题的瞬间,眼底果然闪过暴怒。
钱!
他在她心目中,难道只是一个取钱的工具么!
怒火几乎要让他爆炸,他拿起桌上的那张银票,狠狠的摔在苏欢脸上,咆哮:“给你钱!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苏欢拿着手里的那张银票,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下。
“谢谢炎少帅。”强撑着说出这句话,她就逃一般的离开了包厢。
随着苏欢的离开,包厢里陷入一片死寂。
大家看着炎玄彻阴沉的脸色,没有人敢说话,最后还是林曼曼柔弱的开口:“玄彻……”
炎玄彻这才回过神来。
他转头,看着包厢里众人战战兢兢的神色,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失态了。
为了苏欢那个贱人,失态至此。
“抱歉了。”他强压下心里的愤怒,露出一抹无所谓的笑容,一把将林曼曼抱进怀里,笑着开口,“让大家见笑了,大家继续玩吧,作为赔罪,今天我请客。”
听见炎玄彻那么说,大家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有几个胆子大的,这才忍不住带着憾色看着苏欢离去的背影。
真可惜啊,差一点儿,就可以看见美人脱衣的景象了。
虽然知道刚才的美人儿是炎少帅的新婚妻子,但看炎少帅并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这几个纨绔就忍不住嘴里不干不净起来——
“真是有些可惜啊,本来还真想看看炎少帅这新娇妻的身材呢。”纨绔嬉皮笑脸道,“不过炎少好福气啊,那炎少夫人的皮肤还真是白啊,艹起来一定特别——”
那纨绔嘴里这没遮没拦着,可没想到他的污言秽语还没说完,突然——
砰!
一直沉默着的炎玄彻突然转身,猛地拿起桌上的红酒瓶,直接就砸向了那个说话的纨绔。
那纨绔根本没想到炎玄彻会突然发难,被砸的头破血流,眼睛瞪得滚圆,整个人直接软绵绵的就倒了下去。
整个包厢在瞬间再次陷入死寂,所有人都惊慌至极的看着炎玄彻。
“对不住。”而炎玄彻却只是面无表情的拿起餐巾,擦了擦手,“手滑。”
说完这句话,他根本都不多看包厢里惊慌失措的众人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包厢。
直到炎玄彻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包厢外,众人才回过神来,乱作一团。
他们慌乱的将那个纨绔送去医院,一个个都慌乱的看向林曼曼,“林小姐,
炎少帅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不是不在意那个女人么,怎么又为了女人动手伤人啊!”
听见这些人的问题,林曼曼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当初她得知炎玄彻娶苏欢的时候她以为炎玄彻不过是因为当年的事要羞辱苏欢而已,可看见今天炎玄彻的反应,她才意识到,炎玄彻恐怕根本没有放下苏欢这个贱人!
想到这里,林曼曼漂亮的小脸不由扭曲作一团!
苏欢这个贱人,凭什么那么好命!
从小是万人宠爱的千金大小姐也就算了,如今父亲破产了,竟然还能让炎玄彻另眼相看!
想到这,林曼曼眼底闪过浓烈的嫉妒,走出房间,叫来自己的心腹保镖。
“你去给我调查清楚。”她阴沉着脸开口,“苏欢最近需要那么多钱,到底是要做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